主页 > V生活客 >从台北迁居宜兰、从工程师回归土地,面对家庭考验全靠这样的夫妻 >


从台北迁居宜兰、从工程师回归土地,面对家庭考验全靠这样的夫妻

从台北迁居宜兰、从工程师回归土地,面对家庭考验全靠这样的夫妻

文、图/小间书菜

先生在台中当了 19 年的系统工程师,两人在一起时,他头髮没这幺白,总是穿着衬衫西裤,来台北开会受训时,还会繫条搭配得宜的领带,加上人高挑精瘦,看过的人都说他长的算不错;但两个人结婚也要八年了,我觉得他最帅的时候就是现在了。

大雨滂沱,他还是坚持要跟同伴下田补秧、捡福寿螺;小雨缠绵,他还是要进玉米田挖沟排水;整地手被乱丢进田里的碎玻璃划开一道伤口,叫我买了刀伤药膏,抹好缠好继续下田再来;白天他带女儿,把孩子绑在背上,争取那一小时的时间,下田再补秧跟再捡福寿螺;我说『好吧,女儿给人带,你专心下田吧!』然后今天他高高兴兴的跟我说,下田挖排水渠的时候,孩子在他背上睡着了,再买条好点的后揹袋就好,孩子不要给人托育,难得可以自己带;除此之外,他每天都下厨,煮了好吃的饭菜给孩子吃、给我带便当,还常常问这好不好吃?带的饭够不够?我叫他煮一天休息一天,他闷闷不讲话,还是继续炒起菜刀铲子的一道又一道。

我心里一面骂这人有病,一边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如果这是可以称作幸福的话,那我便是那只青鸟了。

上次连假,朋友来探访,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迁居来宜兰,没有为这件事情争执吗?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很大的一个事件吧?』想想倒真的奇怪,因为没有,一点点的争执都没有;一切好像就是安排好的,机会忽然就来了,然后两个人心平气和,只讨论来宜兰如何实现我们的梦想,从来没吵过该不该放弃他现有的工作、收入跟我们的房子,明明是两年后才该发生的事情,提前来到,他的确应该会犹豫会迟疑,然后会争论或吵架,但没有。

先生对土地有种连他也说不出的情感,明明是一直都在都市生活的人,也许因为公公是务农出身,儘管在他很小就从彰化芬园搬到台中、台北,但骨子里那种农家子弟的血液还是存在吧!接触到土地后,像寻回失联已久的母亲,便再也不想离开了。

从台北迁居宜兰、从工程师回归土地,面对家庭考验全靠这样的夫妻

朋友徐喵喵写了一段话给我们:

『青壮归农,不只是选择了一份职业、不只是选择了一个理想、不只是选择了一种态度、更是选择了对自己人生价值与意义的定义权。』

我很喜欢这句话, 我们没有很远大的理想,也不觉得自己有这幺大力量,但我们勇于面对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个没办法用数字来衡量,更没办法用言语来确切表达,但当我们遇到挫折时,我们两人把手紧紧握在一起,睡一觉,然后明天继续走下去。

我从前只见过坐在电脑前的他,乾乾净净打游戏或修电脑灌程式,但下了田,我才知道他有这幺大的毅力,不肯放弃、不愿荒废、不要翘课,就算有人质疑从外地来的他,是否撑的过?是否只是一时兴起?他还是不作声,尽量在白天有限的时间去照看自己的水田菜园,他让我看到从没见过的『绿』,生机盎然且生气蓬勃,他做到了所有来之前设定的一切,甚至更好、更努力,也才让我感受到如微风、如薰香般的幸福感。

夫妇并不是两个缺了角的圆,我们各有各自的颜色,混合在一起,才能看到没见过的第三种颜色、才能彼此共同经历不同的绮丽人生,经由这样共守共享的辛苦历程,发现对方的深层力量,感染对方对人事物的情感表达,进而真正的相知相守,直到一辈子, 这便是我们认定,彼此之间的夫妇之道了。

 

延伸阅读:

那一天,爷爷开始把我认成了抛家弃子的父亲…原来「不记得」也是一种幸福

给 30 岁的自己:你不需要成为别人眼中的成功胜利组,只要为自己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节日让爱变沉重,性爱专家:情人节还是单身最好

 

(全文由作者授权刊载,部落格 / 脸书专页 ;原文标题: 夫妇 ;部分图片为俩佰甲所拍摄;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