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超生活 >《李忠宪专栏》死亡、羁绊和幸福 >


《李忠宪专栏》死亡、羁绊和幸福

《李忠宪专栏》死亡、羁绊和幸福

原文发表于李忠宪脸书,芋传媒经授权转载。

那一天因为看小偷家族被重击瘫痪在座位上,为了寻求那一种冲击到内心深处的感动,于是任性的立刻再买票接着看了第二次的小偷家族。希望能够再次看到那两个小孩的表情,感受爱的羁绊纠葛和无奈荒谬的人生,可惜第一次的重击在第二次之后却变成只是在脸颊上轻微的拍了一下。一样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前两个小时所感受到的複杂心情,在第二个两个小时却是平静异常,花一样的 280 块所得到的东西竟然有百倍以上的不同。

突然又想起里斯本夜车中,作者帕斯卡·梅西耶,藉由书中普拉斯「文字炼金师」的随笔,在中学毕业典礼上面那一段永生地狱惊涛骇俗的演说言论:

「当任何事,所有人,随时随地拥有充足的时间,人类怎还有可能享受消磨时间的快乐?同样的感觉第二次出现时,便不再有第一次时的感受,重现的感觉让感受褪色。一旦同样的感觉出现过于频繁,持续过于长久,大家必定心生厌倦和疲乏。想到日子将永无止境,不朽的灵魂怎能不滋生出强烈的厌恶和绝望的呼喊 ?
假设在得不到安慰下,我们活在永恆中,有朝一日在强迫中获得拯救,我们又将成为什幺模样 ? 我们不知道,那是否是种赐福,我们也永远无法得知。因为有一点我们非常清楚 : 永生的天堂是一座地狱 。死亡赋予人类美丽和恐惧的瞬间 ! 唯有死亡,才让时间有了生命。为什幺偏偏我们的主,我们无所不知、无处不在的主却不知道 ? 为何主要用永恆威胁我们 ? 对我们来说,不正意味着难以承受之空虚吗 ? 」

想到之后觉得自己是多幺的愚蠢,同样的感觉第二次出现以后就不会再有第一次的感受,竟然期待花同样的280 块可以得到连续两次的重击,以前我从来不曾连续看同一场电影,小偷家族应该是第一次。

七月初去日本九州自驾,在颱风豪雨下,冒险了一个星期,连续的大雨长达一週没有跑步,从去年十一月以来,这是中断最久的一次。回台湾之后,为了追赶进度,每日凌晨都十分积极的跑步,连续跑了一週之后总算赶上七月应该有的进度。

虽然每天早上的跑步,时间、距离、路线都差不多,每天我却都十分期待去跑步,也都有不同的感受,完全没有「第二次同样的感觉,不会有第一次的感受」那样的问题。我思索为什幺?同样跑二十公里的路线,时间景物不变为什幺会有不同的感觉?我想和跑步听和想的东西不同可能有关係,身体和心灵的组合状态不可能出现同样的感觉,所以也就不会有同样的感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